一场打击假药、抓捕印度代购的风暴

公文代笔
0 719

导读:文章比较长,不管你是关注抗癌仿制药的患者,还是从事药品的代购,都请认真耐心的看完,因为这关心到你的切身利益。

2018年7月中国上映了一部电影《我不是药神》,让大众认识到了印度仿制药这个词,也让更多的人了解到药品代购。

让大家意想不到的是,这一年,公安部也开展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打击假药犯罪行动,代号“云鹊”。这次全国性的行动,破获了数个制售假药的特大团伙,有的仿冒假孟加拉抗癌药,有的仿冒印度伟哥,有的仿冒胰岛素。同时,还抓捕了大量的药品代购人员,有的代购印度和孟加拉抗癌药和伟哥等仿制药,有的代购印度、巴基斯坦、土耳其和日本的精神类药品,比如莫达非尼、利他林和蓝精灵等,有的是代购抗癌原料药,比如XL184、AZD9291。可能你认识的很多药品代购,都在这次行动中被抓捕了。

下面我们简单介绍一下“云鹊”行动中的几个大案

1.哈尔滨3.6亿制售假药案件——“云鹊”行动的起点

2017年底,哈尔滨警方通过两个包裹,发现了造假窝点,随后查出了一个特大的造假集团,该集团是一个跨越多地的流水线作业,浙江出胶囊充填机、广东、河南出包材,半成品发往天津、北京二次包装后,假冒医药公司的名义销往全国各地,涉及全国16个省市地区。

2018年1月25日凌晨,代号12.7行动的集群战役在全国九个省市全面打响。

抓获犯罪嫌疑人40多名,捣毁窝点是20多处。警方共打掉假药生产源头4个,缴获胰岛素类、癌症类和心脑血管类等70余种假药670多万粒,假药原材料2.6吨,各类假药包材700多万个。经查明,自2016年以来,以刘某、姜某、鲁某等人为首,在哈尔滨市、天津市、北京市和河南焦作市,以地缘、血缘关系为纽带组成八个生产、销售假药的犯罪团伙,成员最多时达100多人。

案件并没有结束

12.7专案后,警方又找出另一个造假集团,是以哈尔滨市农民孙某为首。他们从南方购进的制造假药的空气压缩机,还有假药母版,然后在河南购进的包材、铝箔什么这些东西,还有在浙江购进的印刷的那种包装箱、纸盒、药品的药盒。经过一段时间的侦查,确定了代号为“4·10”的打击假药专案,并向全国16省市推送80条假药线索。

2018年4月13日,国家公安部经侦局在上海组织召开全国10省市的打假集群行动,代号云鹊。 “4·10”也被公安部确定为“云鹊”行动重点案件。

4月25日,公安部指挥云鹊行动,对假药产供销犯罪网络发起打击,全国共打掉制售假药犯罪团伙87个,抓获犯罪嫌疑人127名,捣毁窝点218处,缴获110余种假冒国内知名药企治疗癌症、心脑血管病、糖尿病的假药1000余万粒,假药原材料2.9吨,各类制假设备70余台,以及包装材料870多万个,涉案总价值高达3.6亿元。

接下来的宿迁假抗癌药案,也是公安部在“云鹊”行动中重点督办的案件。

2.宿迁假抗癌药生产团伙——仿制孟加拉的白盒和黑盒9291

2018年,12月26日,宿迁警方成功侦破公安部“云鹊行动”重点挂牌督办的一起特大生产销售假药案,该案涉及10余种国外知名企业抗癌药,涉案总价值近15亿元。

2017年7月以来,宿迁警方通过一个地下钱庄线索,最后侦破了两个生产假抗癌药的特大团伙:彭子德团伙、林某涛团伙。

这两个团伙主要生产假冒孟加拉、印度仿制抗癌药,并经他人从国内带至印度药店销售,而购买者多为从国内到印度购买仿制药的患者。

彭子德团伙的主要成员,杨东:负责生产假药,张薇:负责国内销售,刘杰:提供原料

林某涛团伙的主要成员,章某:负责国内销售,林某智:负责生产假药,李晓宏:提供原料,华某:负责运输到印度

抓捕行动分两波进行:

第一波,2018年4月底,宿迁警方专门成立专案组,在广州、深圳、东莞和常州四地同步行动,抓获杨东等主要犯罪嫌疑人6名,现场查获成品假药1250余盒,制假机器10余台,各类包材8000余套,生产原材料20余公斤,涉案金额3.5亿余元。

通过该团伙中张薇的口供,警方又发现了更大的林某涛团伙。

第二波,2018年11月1日,在公安部经侦局的指挥部署下,宿迁专案组出动30余名警力,在广东省汕尾、东莞两市五地开展集中抓捕。最终,抓获林某涛等团伙骨干成员6人,摧毁假药生产、储存窝点5个,现场查获制药设备30余台,假冒英国阿斯利康公司的泰瑞莎等国外10余种抗癌药5900余盒,标识标签、包装盒等10万余件,制药原料、辅料150余公斤,涉案总价值11.2亿元。

彭子德和林某涛的恶魔联动

彭子德和老林在印度相遇,彭子德自称拥有抗癌药的原料药,但在印度没法做,于是拜托老林在国内生产,然后再叫人把药运往印度销售。

警方调查显示,彭子德一方面安排人员把假抗癌药带到印度,销售给当地的药房,然后由药品代购带回中国。另一方面,安排前妻张薇组建销售网络,直接在国内销售,她的客户,有患者也有代购。

同时,老林的药也不只是提供给彭子德,他自己也组建网络销售,国内方面,通过张微等众多的下家向病人出售,国外方面,林某涛将假药快递到云南的华某手中,华某安排人把假药途径缅甸带至缅印交界处印度因帕尔,由因帕尔转至印度德里等地销售。而那些所谓的流入印度的假药,相当一部分也被当做真药摆在了印度药店,再被中国代购买回了中国市场,最终坑害了中国患者。

后期为了降低成本和扩大生产,彭子德不想从老林那儿进货,又安排杨东帮自己生产假药,主要是黑盒和白盒9291,杨东的原料由山东人刘杰提供。谁知道,半年不到,杨东团伙就被警方抓捕。

调查发现了一个规律,他们出货的高峰期都是中国的假期前,可能这时候,更多的中国患者和代购会到印度买药。

像彭子德这样的造假团伙,在中国还有很多,只要有需求,假抗癌药就会源源不断的输送到印度市场。

3. 马鞍山 “9.20”特大制售假药案——严厉打击假伟哥

马鞍山市公安局博望分局经侦大队的民警化装成顾客,到辖区内的保健店以每盒100元的价格购买了2盒万艾可,后经食药监部门检测证实,送检的2盒万艾可均不是正规厂家生产,虽然打着“万艾可”的旗号,其实是用淀粉制成,再添加了一些西地那非粉(兴奋剂的一种原料),确系假药!

博望分局迅速抽调警力成立专案组,以该保健店店主石某为突破口,继续展开追踪。

最后调查发现,石某的上家是安徽的李某,他是安徽的唯一中间商,但是不生产假药,假药制造在河南省三门峡市渑池县,其通过“微信约货、物流取货、网上付款”等方式买卖假药,整个犯罪网络涉案资金达高达2000余万元。

专案组随即抓获了李某等5名犯罪嫌疑人,捣毁大型仓库1处,查获销售窝点4处,共扣押假冒“万艾可”1000余盒。

同时,渑池县警方也展开收网行动,一举抓获了7名犯罪嫌疑人,捣毁加工、仓储、包装等窝点5个,查扣印刷、制造、灌装机器4台、假药包装盒50余万个及大量成品、半成品假药和保健品。

4.其他代购案例

除了上述的大案要案,2018年全国各地的警方还抓捕了很多药品代购,拔出萝卜带出泥,一时间,许多行踪诡秘的代购团伙被一网打尽,无数的代购锒铛入狱,纷纷消失在你们的朋友圈,等待他们的都将是法律的制裁。他们有的代购抗癌药,比如:易瑞沙、特罗凯、奥西替尼、乐伐替尼、丙三代等,有的代购性药,比如伟哥、必利劲、希爱力等,有的代购精神类药物,比如莫达非尼、利他林、蓝精灵(氟硝西泮)等。

1.辽宁省,田舒宇,2018年6月20日被抓,销售(特罗凯)、"ZURIG"(非布索坦片)、"Flomist"(西普拉)、"Osicent"(奥斯替尼)等印度仿制药,非法获利2万元,判决:犯销售假药罪,判处有期徒刑一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5万元。

2.河南省,叶凡,2018年3月4日被抓,销售印度仿制药,查获特罗凯10盒、易瑞沙18盒、索非布韦34盒、替诺福韦6盒、多吉美5盒、伊马替尼5盒、达卡他韦37盒,判决:犯销售假药罪,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,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。

3.辽宁省,毛某某,2018年7月16日被抓,销售"AZD9291"、"AP26113"、奥拉帕尼和“3759”等抗癌原料假药,委托他人生产并销售“克唑替尼”、"4002"、"LDK378"等抗癌原料药,判决:犯销售假药罪,判处有期徒刑十一个月,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六万五千元。

因销售印度抗癌药被抓的案例全国各地都有,这儿只能简单列举。

4. 上海,余某,2018年10月29日被抓,销售“瘦脸针”,查获16支标有“Huons”的抗坏血酸注射液、8支标有“Hyaron”的水光注射液、5盒标有“HUTOX”的橙毒注射液。判决:销售假药罪,判处拘役四个月,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。

美容针的案例在北上广最多。

5.上海,陈某,2018年9月28日被抓,拼多多网开设“橘色激情成人用品店”网店对外出售“CROWN3000”假性药,销售“CROWN3000”36瓶共计432粒。判决:销售假药罪,判处拘役四个月又五日,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。

6. 上海,梅某某,2018年9月12日被抓,经营“桔色成人用品店”,销售印度伟哥,查获“SUPERLevifil”、“Levifil-20”、“SUPERKAMAGRA”等6种疑似药品共计572粒。判决:销售假药罪,判处拘役五个月又二十五日,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。

7. 刘某文,2018年9月21日被抓,销售伟哥和精神药品,查获“ExtraSuperP-Force”、“SUPERKAMAGRA”、“EXTRASUPERLevifil”、“KAMAGRA-100”、“SUPERLevifil”、“ArmodafinilTablets”6种共计280粒。判决:销售假药罪,判处拘役六个月,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。

性药的利润非常暴利,但又不像抗癌药是患者急需的,所以无论是印度代购的性药,还是国内生产的假伟哥,都是这次“云鹊行动”打击的重点。在中国,性保健品店是一个非常奇葩的存在,它夹杂在药店和超市之间,非常混乱,所以在“云鹊行动”中,以保健品店为突破口的案件不胜枚数。

8. 上海市,何某某,2019年1月10日被抓,以300元的价格销售2粒蓝精灵(氟硝西泮),判决:犯贩卖毒品罪,判处拘役三个月,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元。

9. 上海市,汤某某、周某某和姚某,2019年被抓,汤某某以3650元将100片蓝精灵销售给周某某,然后周某某又以4250元将100片蓝精灵销售给姚某。判决:一、被告人汤某某犯走私、贩卖毒品罪,判处拘役三个月,缓刑三个月,罚金人民币一千元。

二、被告人周某犯走私、贩卖毒品罪,判处拘役三个月,罚金人民币一千元;

三、被告人姚某犯走私毒品罪,判处拘役三个月,罚金人民币一千元。

10 北京市,张雪娇(微信名艾雪儿),2018年8月27日被抓,多次贩卖蓝精灵,情节严重。2018年7月至8月间,以人民币2400元总价两次向卢某贩卖氟硝西泮(俗称“蓝精灵”)六板。2018年8月27日,以人民币1776元的价格向卢某贩卖氟硝西泮(俗称“蓝精灵”)两板时,被民警当场抓获,并从其暂住地内起获“蓝精灵”共119粒。判决:犯贩卖毒品罪,判处有期徒刑三年,罚金人民币五千元。

11. 北京市,周曦瑜,2018年9月13日被抓,以人民币3500元的价格向宋某(女,28岁)出售“蓝精灵”1盒(100片),判决:贩卖毒品罪,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,罚金人民币二千元。

资料显示,蓝精灵主要通过日本ems邮寄到中国,贩卖蓝精灵等已经成为公安机关重点打击的对象了。2018年51案例,2019年26案例,主要集中在上海、北京、浙江、福建和广东

2019年,打击网络非法销售行动还在继续,而且持续升级,像莫达非尼和利他林这样的药品已经上升到毒品等级,运输和贩卖都属于贩毒行为,会被从重处罚。上海警方日前就公布了一个案例,一名男子从印度购买两盒莫达非尼自用,包裹通过海关时被查货,然后警方跟踪包裹地址抓捕了该男子,最后以运输毒品罪处理。下面是几个已经判决的案例:

1.上海,邵某某(微信名:印度阿香代购),2019年4月17日被抓,2019年3月27日,与500元将1板“利他林”15片销售给倪某(另行处理),判决:犯贩卖毒品罪,判处拘役五个月,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元。

2.上海市,黄某某,2019年5月15日被抓,2019年5月7日黄某某以500元价格将100粒阿莫达非尼销售给李某,判决:犯贩卖毒品罪,判处拘役三个月十日,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元

3.广东省,李某女,2018年9月27曰,李某女携带阿莫达非尼(150mg/粒,10粒/片)15片共l50粒从中华人民共和国西九龙站口岸入境,未向海关申报,被海关查获。2019年1月22日,李某女经海关通知后主动投案。判决:犯走私毒品罪,判处拘役五个月,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元。

中国的癌症患者是世界上最痛苦的,不仅要面对天价药,还要防着各式各样的假药,太难了。因为穷,有的患者靠着自己配置的原料药活下来了,有的靠着仿制药活下来了,他们不在乎真假,只在乎是否有效,是否便宜,正是看重了这个心理,才让造假贩子有机可趁。在宿迁假药案中,他们生产9291的成本是三四百一盒,最后销售价格是2000元左右,要知道,这个价格已经足够在国外正规药房买到这些药了。

在这儿给患者的几点建议:

1.万不得已,不要选择原料药,尽量选择仿制药

2.购买药品最好亲自出国,选择正规的医院和药房

3.尽量选择那些品牌药厂生产的仿制药

4.多多学习疾病常识,给自己多一些选择的机会。

至于代购,我想说悬崖勒马最好,网络不是法外之地,千万不要心存侥幸,只要犯法,你都将无处遁形。如果你自认为反侦察能力强、觉得网络隐蔽、觉得少量销售无伤大雅,那么你大可以试试,看守所永远不缺空位。无论你多么小心翼翼,都只是自欺欺人而已,有带药过海关被直接抓捕的,有警方跟踪包裹抓捕的,有患者举报而被抓捕的,有警方假扮患者而抓捕的,有被下线举报而被抓捕的。警方的手段和技术层出不穷,法律边缘的试探只会让你后悔不已,珍惜自由,遵纪守法。

2019年,国家修改了药品法,进口未批准的境外新药不再按假药论处,很多人觉得这是药品代购的春天,以后代购抗癌药不再违法了,但我并不这么认为,相反惩罚会更加严重,新法是为了最大程度保障患者的用药权利,不是违法销售药品的保护伞,即使不按假药论处,还有非法经营罪。新法颁布后,我相信警方仍然会不予余力的抓捕私人药品代购,他们会做到有案必查。